我爱啤酒鸭✨
想学画兽……
可以k列,门牌号1587360472

再生

@Ray 司机机我写了昨天抽的红银!!
MCU设定,兄妹骨科,哨向
性格ooc,私设满天飞,冷静构思胡乱写文
有一点点漫画设定,复联二设定
一发完

//
“你真的没有什么事瞒着我吗?”
皮特罗摇摇头,无边真诚地注视着自己的妹妹。旺达有着一头夺目的红发,像火焰一样在皮特罗的心间燃烧。
“我可是一个向导,哥哥。”
旺达说,与此同时皮特罗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屏障被向导的精神触手入侵了,而正主还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。皮特罗无奈地伸手抱住自己的妹妹,哨兵向导的信息素便融合在了一起。
皮特罗是一个哨兵,还是一个极其难找到合适向导的哨兵。几乎他对所有向导都会产生生理及心理上的厌恶,只有一个人例外。
旺达,他的妹妹,向导。
血亲的相似度极高,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他们注定将会成为彼此的伴侣。自幼失去父母的他们相依为命,相互扶持。年幼的哨兵知道自己要保护好自己的向导,皮特罗知道要保护好自己的妹妹。
“你在犹豫。”
“我没有。”
面对孩子气的狡辩促使旺达忍不住露出了微笑,她不太擅长对皮特罗遮遮掩掩自己的情绪。
“我们有精神链接,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情。”
仿佛是为了验证旺达的话似的,两人的精神向导出现在共有的精神图景里,相互为彼此梳理对方的毛发。
“嘿,你这个小叛徒!”皮特罗嘟嘟囔囔,对自己的精神向导——一只银色的猫,发出强烈的谴责。而银猫只是淡淡扫了自家主人一眼,就继续朝着旺达的红猫献殷勤,全然不把皮特罗放在眼里。
“好吧好吧,我投降。”皮特罗叹气,“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,她……很漂亮。”
“很漂亮?”
“对,她和我一起长大,善解人意,温柔体贴。她,她还是一个向导。”皮特罗把视线撇开,天空飞过一群白鸽,巨大的白圈像是最美的花冠。
“我喜欢你,旺达。不是那种兄妹之间的,而是那种,想要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的爱情。”

旺达几乎快要被折磨至死。
他们生活多年的家被摧毁,战火蔓延到了这对本该过着平静幸福的兄妹情侣身上。
皮特罗用胸口堵住了一颗原本会射向旺达的子弹。他的银猫突然睁大了眼睛,摇摇晃晃贴近红猫,最后舔了舔红猫的额头,便永远消失在了精神图景之中。与此同时红猫发出尖锐的哭嚎,暴躁不安地在精神图景乱跑乱跳,也许是知道了伴侣从此再也不会回来,又也许是为自己和主人未知的命运而担忧。
鲜血染红了打斗过后满目疮痍的废墟,旺达徒劳地用手指堵住皮特罗微微起伏胸口上的弹孔,无声的眼泪停不住,打湿了皮特罗的衣服。
“嘿,亲爱的,别哭。”皮特罗用微弱的声音安慰她,甚至努力扯开微笑。“你……别哭了,会没事的。”
“不,哥哥,不,皮特罗。”
“咳咳,快没时间了旺达……”皮特罗将堵住喉咙的血块咳出来,牵连上受损的五脏六腑,皮特罗的脸皱成了一团,他很痛苦,旺达也是。
“再见,旺达。”皮特罗用最后的力气,一字一句清晰缓慢地说,“我爱你。”

他死了。

精神链接的断裂几乎把旺达摧毁,但她最终还是挺过来了,代价是失去了向导的能力,成为了一个精神脆弱的普通人。

十七年后。
“把这个送给那个人,幻视。”托尼·斯塔克端着酒杯对幻视说,贾维斯站在他的身后,面无表情,眼睛里却满是对他的先生的爱。
幻视笨手笨脚地听从斯塔克的命令,将一张有些破烂的照片递给旺达。
旺达疑惑地接过,但当她看清那张照片时整个人开始颤抖。她那难以想象的悲伤弥漫在每一个人的心上。
照片里,她和他笑的开心。
他们都还年少。
“我只注视你一个人。”
照片里的皮特罗似乎在这样对她说,隐隐约约的,旺达在精神链接断裂后的十七年头一次感觉到了她的哨兵,这令努力坚强起来的旺达的精神再次陷入极度不稳定。在他们曾经共有的精神图景,旺达透过平静的水面看见了自己,不,是皮特罗,或者说也是她。她是旺达,也是皮特罗。
她跌跌撞撞冲出大厦,站在陌生熟悉的街道上无所适从。旺达伸手拦了辆车,十几分钟后她回到了被摧毁的曾经的家。
我是谁,谁是旺达谁是皮特罗?旺达还是没有忍住,几乎是叫喊着,眼泪喷涌而下,打湿了她新买的男式牛仔裤,泪珠洒落在上面就像是天下了一场暴雨。
我们是同一个人。
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,旺达。
最后她在废墟上笑了哭哭了笑,活像个失心疯。在皮特罗走后的第十七年,旺达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他。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 )